一种研究市场波动的方式:叙事经济学

产品经理就业特训营,专门为大学生和准备转型做产品的人量身定制,60天线下培训,包就业!了解详情
什么是叙事经济学?为何需要关心叙事经济学?本文作者就此来探讨。文章不长,但需要你细细研读。enjoy~
随着互联网发达和社交媒体的兴起,像是Facebook、Twitter等新形态传播工具,都使得新闻和传言的传播速度更加快速,进而影响人们对社会议题的看法、金融市场的波动甚至影响政治选举事件。 每个人都喜欢听故事,然而经济学家在过去的研究,似乎很少将人们茶余饭后讨论的议题放入研究之内,一方面过去的资料取得不易,不容易量化和分析。然而,随着新型资料和研究方法的演进,经济学家似乎开始有能力,将人们的言谈和文字结合经济议题结合,来探索新的研究结果。

叙事经济学 (Narrative Economics)

每年的1月份,美国经济学会 (AEA) 和金融学会 (AFA) 等研究单位都会举办联合研讨会,今年的年会于主席演讲 (Presidential Address),正是由耶鲁大学教授Robert Shiller演讲叙事经济学 (Narrative Economics) 为主题,分析人们经常讨论的经济话题,会如何影响市场波动。 Shiller在文章中举例,像是美国的道琼指数在日前在2万点附近徘徊,台湾股市则是1万点上下震荡,但熟悉股票的人一定知道,指数只不过是根据基期决定,像台股就是以1966年的100点为基准,如果当初的基准设在120点,那现在的股票老早就突破1万点,来到12000点大关。如果经济、产业基本面有良好发展,则指数理当轻松上涨,不会在特定点数遇到障碍。 加权股价指数 =(当期市值 / 基值)× 基期指数 但如果像是1万点,人们有心理关卡,则投资人和市场会出现焦躁不安的现象。像这种人们不讨论经济、产业基本面是否改变影响金融指数,而是纯粹关心在指数的数字是否影响涨跌的情形,就是一种叙事经济学的现象。

为何需要关心叙事经济学?

Shiller指出我们若想了解经济大萧条,就必须重视此方面的研究,像是了解为何人们突然减少消费,这种现象常开始于人们开始听到不好的风声开始,“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坏消息总是通过人们的言语之间、新闻媒体的文字、影像而传播快速。 而Shiller举1920年代初期的美国为例,西方正经历完一次世界大战、俄国刚爆发完革命,美国人从报纸中看到战争、革命的无情,舆论讨厌那些从战争中牟取利润的掮客、企业,于是开始抵制他们的产品,商品价格开始滑落,民众更没意愿在物价下滑时购买东西,进而延迟消费,于是价格继续下降,导致经济衰退。 另外一则看法,从当时像是《伟大的盖茨比》等书中描述20年代的美国是一个繁荣的时代,而女生在此时有很高的自主权,和过去不同,她们穿短裙、可以不用男士的陪伴上酒吧。 然而20年代末期股市突然的崩盘,美国人开始回归教会,忏悔过去几年对金钱的贪婪,而造成当时的金融恐慌。女生的裙摆再度变长,不再追求时尚流行,连带着大众的其他消费也跟着减少,使得经济开始衰退。或许想探讨经济大萧条的缘由,我们可以从当时人们的故事来找出蛛丝马迹。

从新闻用词看市场风险

目前已经有不少指数是根据新闻报纸而编纂,像是研究者Asaf Manela 和 Alan Moreira 利用文字探勘的统计方法,创立新闻隐含风险指数(NVIX)。他们采用从1890年以来,每天的华尔街日报 (WSJ) 头版文章作为资料依据,他们发现NVIX会在金融危机、世界大战、政策不确定的时候达到高峰,但在NVIX达到高点之后,股市也有较高的报酬,证实这些罕见的极端风险 (rare disaster risk) 和资产价格的波动有所关联。 作者也提供资料及互动图表在其个人网站上,让我们可以了解近百年的WSJ新闻关键词,以及当时代的读者关心的议题,举例来说2008年10月31日正值金融海啸,因此 “financial”, “banks”, “crisis” 就是当时的关键字,1942年9月30日则适逢二战期间,“war” 理所当然是当时的热门新闻词汇。 另外还有“经济政策不确定指数”(Economic Policy Uncertainty, 简称EPU),此指数涵盖范围国家和媒体更加广泛,同样在金融、军事、政治危机时,指数会达到高峰。

CEO的用字遣词与公司表现

CEO是公司的领头羊,每当股东会时,他们对于公司的业绩展望是股东们注意的重点,对此许多研究人员开始探讨CEO如何描述其公司表现。从芝加哥商学院的研究报导指出,根据CEO的用字遣词可以将他们分成五大类型:有责任感 (conscientiousness)、外向 (extroversion)、亲切 (agreeableness)、神经质 (neuroticism)、坦承开放 (openness)。 像是亲切型的CEO倾向使用副词 (如 about, absolutely),每句话用较少的文字,会使用模糊不清的量词 (如 a lot, a bit)。外向型的CEO则喜欢使用焦虑词 如 worried, fearful),而这也反应在他们的公司特性,有较低的现金流量和资产报酬率。 然而当CEO开始使用委婉语,像是逆风 (headwinds)、观望 (wait-and-see)等,则股东们或许该开始调节该股票,公司的股价和业绩,在之后的表现并非理想。另外根据波士顿大学Tarek Hassan等人的研究,如果CEO提及关于政治风险,则该公司会减少投资和招聘,并且会有较高的政治捐献和游说行为。

政府官员的沟通艺术

除了市井小民、CEO、新闻媒体的谈话和文字会影响市场之外,官员的谈话更是左右市场的关键因子,举美联储为例,底下的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ederal Open Market Committee, 简称FOMC),被笑称应该是Federal Open Mouth Committee (联邦张嘴委员会) 的缩写。 根据美国知名金融网站Business Insider的报导,会有此玩笑出现是因为近年来Fed委员的谈话次数逐年增加,从1996年平均每人4次左右,到2017年预计此数字将达到14次,显见其官员在媒体上出现的频率愈来愈高。 这也反应出Fed认为政策对大众信息透明,更能达到其货币政策的目的,从近来的政策像是量化宽松 (QE) 和前瞻指引 (Forward Guidance),都可以看到Ben Bernanke, Janet Yellen历任主席,在媒体前讲解政策实施依据,Bernanke 便说过货币政策是百分之98的谈话,和百分之2的行动。 每当Fed官员关于是否升息的意见时,媒体不但会逐字逐句分析其用字遣词,分析发表人的个人特质,试图找出一点蛛丝马迹来预测未来市场走向,因此每次官员谈话,也影响该日金融市场的波动变化。

说不清楚政策的影响

自从Trump政府上台以来,许多人忧虑他的行事作风,会让金融市场引发动荡不安,然而这几个月的股市表现却恰恰相反,美国股市不断创新高,其市场波动率 (VIX) 却是创下2008年金融海啸之后的最低。学术界和金融市场便对此现象感到好奇,为何高政治不确定性和低市场波动性,会在金融市场并存? 市场波动性 (Market Volatility) = 政治不确定性 (Political Uncertainty) x 政策准确性 (Precision of Political Signals) 芝加哥大学商学院的教授 Lubos Pastor和 Pietro Veronesi 在Vox专栏撰文指出,认为政策信号的准确性,可以解释这个差异。 市场上的投资者无法解释政府何时兑现他们竞选和当政时的政策承诺,像是对企业实施减税和鼓励投资等政策。 由于政策的低准确性,人们认为政府的话语比较像是随便说说,不必认真看待,因此政治的不确定性并未直接影响金融市场,也造成目前高政治不确定性和低市场波动性并存的诡异情况发生 。

结语

斯坦福大学Matthew Gentzkow等研究员综合了近来经济学家,除了上述采纳文字资料,来分析金融市场的议题例子,也可以利用文字用于预测通货膨胀和失业的变化,并估计政策不确定性的影响;分析广告和产品评论的文字,判断消费者如何做购买决策;从新闻和社交媒体的文字,解释造成政治倾向的因素,以及近来假新闻(fake news)对于选举的影响等议题。结合新形态的数据和近来的统计、电脑程序分析,相信可以帮助我们了解更多的经济议题。   作者:孙志超,小米科技投资部,MIUI生态负责人,微信公众号:weixinsunzhichao 本文由 @孙志超 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Pexels,基于 CC0 协议
打赏也是一种认可
5人打赏
评论
有话不说憋着难受!
  • 好样的!!
    回复
  • 钱柜娱乐777